当前位置: 首页 ?? 正文

数字手段助力非遗教育进校园|深港在线

2018年10月18日 浏览次数:65851设置

  【一家之言】????

  作者:陆建非(上海师范大学非遗研究中央主任);刘蕾(该中央研究员)

 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门,在都会现代化生长以及数字化厘革的配景下,传统非遗原有生活情况逐渐消逝,急需借助现代科技、传媒、创意等手段,为其注入新的养分。在数字时代配景下,让非遗插上信息化同党进入学校,再次焕发青春活力,使承载中国优异传统文化的非遗实现代际传承成为可能。在天下众多非遗进校园开展得较好的学校里,已经实验接纳信息化手段来提高非遗流传传承的效率,但在推进历程中,仍面临诸多问题,需要全社会关注和支持。

数字手段助力非遗教育进校园

灼烁图片/视觉中国

  借助数字手段接触非遗成潮水

  上海师范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研究中央曾接纳访谈、问卷和现场考察等要领,对上海10个区的15所学校1500余名中小学生举行问卷观察,在回覆“你以哪种方式到场非遗运动?”这一问题时,选择“观光场馆或者展览”的占59.22%,选择“到场体验运动”的占53.42%,选择“看影戏或者电视”的占47.42%,而选择“阅念书报”和“边学边玩”的划分占38.13%、33.17%。这说明学生更多的是喜欢以互动体验式的方式到场非遗运动,这与中小学生的年事特点十分吻合。而互动体验是数字手艺的长项,且能打破空间、时间的限制,让更多人到场其中。00后学生是互联网原住民,数字化对他们而言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他们对网络、数字手艺有自然的亲热感。

  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教育学专业2014级学生田芳洲曾做过《剪纸在今世大学生中普及度观察剖析》,其中有一个数据很能说明今世大学生是怎样获取非遗信息的。该问卷通过网络公布,对天下规模内部门大学生举行线上观察,数据显示,选择“网络媒体”的占51.89%。可见,凌驾一半的大学生通过网络获取非遗信息。网络媒体是大学生获取非遗信息的主要渠道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手机客户端的黏性加大,这种获守信息的习惯比例,或者说学生借助手机相识非遗的比例越来越高。

  “非遗进校园”效果提升的数字化路径

  资料累积数字化。非遗是“活”的文化载体,由于原本非遗发生延续的情况消逝,一些缺乏生活情况、传承人“手”“脑”“口”中的非遗正悄然消逝。同时,非遗传承是一种“活”态的文化传承,讲求的是师徒间的口传、手授、意会,甚至是一种亲情关系的延伸;还崇尚小团体作坊制,注重相聚一堂配合到场的气氛。因而非遗传承是有温度的,有情绪交流的。随着情况的巨变,社会的生长,许多非遗传承的原有情况都在逐渐消逝。因此,将非遗资料数字化,由此形成数据库,是抢救、掩护非遗并最终实现传承的一种主要方式。

  在上海师范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研究中央有一份《上海非遗传习舆图》,该舆图较周全地展示了上海在非遗进校园方面所取得的结果。通过舆图,使用者可以相识到某一非遗项目在上海的传领情况、受接待水平及普及度,进而为非遗学习、传承和研究提供主要参考,在全社会营造非遗传承的优秀气氛,努力弘扬优异传统文化,提高非遗生命力指数。这都是非遗资料累积数字化的一种方式。

  流传手段数字化。非遗的传承讲求言传身教,实验师徒制和作坊制,限制了非遗传承的受众面,倒霉于非遗的推普和传承。为非遗制作微课,将非遗的口传身授以微课的形式通过网络展示给受众,大大解决了以往非遗传承中的园地和传承人问题。这种数字化流传手段让青少年接触非遗有了更便捷的方式。但也有专家指出,并非所有非遗都适用于数字化手段流传,以微课的形式网络流传只适合简朴的、流程明确的、可目视的非遗传承。

  出现形式数字化。由于学生的熟悉习惯,数字化手段所出现的非遗文化正在现代化校园中不停富厚、有用拓展。上海市嘉定封浜高级中学作为上海市非遗进校园优异传习基地之一,校内有一个非遗博物馆,馆内不乏以数字化形式出现的规范。学校将馆内设计成一个个微型空间,以嘉定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题,从“衣、食、住、行、乐”等多维度、多视角相识了嘉定的非遗,也感受古代嘉定人们的劳动智慧。学生们都很喜欢学校的非遗博物馆,通过观光和体验,这是一样平常的课堂教学无法相比的。

  非遗的数字化流传和传承也需革新

  借助数字手段流传传承非遗已成非遗教育的一种趋势,也是“非遗进校园”事情的推进偏向,但仍有几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重视:第一,还需提高整个社会对非遗的认知度,非遗不仅要走进校园,更要以一种民众乐于接受、易于研习的方式走进社区,对响应结果须加大投入,不停升级换代。唯此,社会认同度会大幅提升。第二,信息化手段能扩大非遗流传的广度和速率,但要真正实现非遗传承的深度和效度,尤其是面临那些精致化、庞大化水平较高的非遗,信息化手段尚显乏力。第三,非遗的流传和传承要切合今世学生学习纪律和心智发展纪律,使之成为陪同学生一生的喜好和兴趣。要对非遗项目举行有企图的、持之以恒的品牌建设,对接文创项目,拓展流传渠道,提倡适用,影响生涯。

  数字化让非遗进入校园,但仍然面临许多挑战,时而也会陷入逆境,非遗掩护国际条约以及我国非遗立法中所提倡的非遗教育任重道远。信息化只是手段,它更多的作用只是体现在非遗的本真展示,光靠信息化手段还不能完全到达非遗传承的目的。更况且,“匠心精神”的通报也不能完全数字化。因此,传承民族之“根”、铸造国家之“魂”,另有待于教育事情者继承起非遗教育这一伟大而紧迫的使命。

  《灼烁日报》( 2019年02月08日?03版)

[责编:张悦鑫]